中共地下党为送情报自残毁容 推动红军长征

发布时间:2015-05-09 16:47:51
中共地下党为送情报自残毁容 推动红军长征

中共地下党为送情报自残毁容 推动红军长征

资料图:1960年2月,周恩来、邓颖超和项与年(二排左一)等在海南三亚,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本文节选自:《“特科”老队员项与年与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作者:李金明,原载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31年4月,中央特科行动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后,给中共中央带来极大的危害。中共中央特科“第一代”负责人陈赓、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等先后撤离上海,辗转到了中央苏区。5月,周恩来重组中央特科,将一些受到叛徒威胁的人员陆续撤离上海。年底,周恩来也离开上海,进入中央苏区。

1933年,因为上海生存环境不断恶化,中央特科的“第二代”负责人康生去了苏联,潘汉年去了中央苏区。特科到了“第三代”,工作先后由武胡景(又名武怀让,上海中央局军委书记、上海中央局代理书记)、刘仲华(上海中央局情报部部长、上海临时中央局代理书记)、王世英(上海临时中央局代理书记)等相继负责。

项与年因机智过人,得以潜伏下来,一直在上海坚持工作,可谓是特科的“老队员”了。

莫雄是国民党的老党员,原任国民革命军师长,北伐时同蒋介石一度共事。后来,他对蒋介石的倒行逆势非常反感,想加入到共产党的队伍中来。1930年莫雄在上海赋闲时,就是中央特科联络的重要对象。上海地下党领导人李克农曾向其表示:“莫先生是革命老前辈,孙中山的忠实信徒,请求加入共产党,我们是欢迎的。组织上认为莫先生在国民党中资历老、社交广,为方便工作起见,以暂不参加共产党为宜。今后凡对我党有利的事,望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帮助。”莫雄深表理解,曾暗中多次为中共地下党组织提供帮助。

1933年2月,蒋介石开始部署对江西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莫雄来到南昌,担任了位于德安县的江西第四区保安司令要职。蒋介石为了招兵买马,放权让其自组班子。莫雄将计就计,暗中与中共特科商量,让中共派人去司令部。中共特科负责人认为项与年对党的事业忠诚,有勇有谋,就将他派到该司令部。项与年到保安司令部后,充当情报参谋,积极搜集国民党军的情报。

1934年10月初,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召开军事会议,部署国民党进攻中央苏区的“铁桶计划”,妄图通过加大第五次“围剿”的力度来最终消灭苏区。情况表明,中央苏区和红军已面临巨大危险。然而,当时中共中央的“左”倾领导却脱离实际,命令红军处处设防,企图以阵地防御结合“短促突击”应对国民党军的进攻。

庐山牯岭军事会议刚结束,莫雄连夜赶回德安保安司令部。他冒着泄密杀头的危险,立即向项与年等地下党员通报情况,并将一整套绝密计划交给他们。情况十万火急,项与年等立即启用秘密电台,向中央苏区紧急通报“铁桶计划”的要点。项与年知道,对于苏区反“围剿”,光有要点是远远不够的。红军非常需要敌军的具体部署。他看到敌人的方案十分具体严密,各部队部署位置、武器配置、攻击日期、进攻路线、联络信号和口令等,规定得清清楚楚,印了一大本。项与年与有关同志商量后,决心将这个详细方案报告给党中央。他连夜用特种药水将绝密文件的主要内容用四角号码字典的字码编成密码,记在字典上,然后扮成教书先生带着字典,连夜奔赴中央苏区。

为减少与白军关卡接触,项与年白天休息,晚上利用夜幕掩护,避开大路穿山越岭。经过三四天风餐露宿,忍饥挨饿,项与年憔悴消瘦,走路十分吃力。加之前面封锁更严,山上布满铁丝网和暗堡,到处是白军的哨兵,简直是插翅难飞。如何闯关过卡,成了大难题。经反复思索,他决定装扮成叫花子,走大路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叫花子要有叫花子的样子,他思索片刻,毅然钻进山林,以惊人的毅力,拿起一块石头,对着自己的嘴巴连砸几下,砸掉了自己的4颗门牙。顿时,他的嘴里血流不止,疼痛难忍。当他走下山时,已是脸色苍白,嘴腮肿胀,面部变形,加上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俨然成了一个乞讨的叫化子。每到敌人的封锁哨,白军士兵看到他这个样子和浑身的酸臭味,常常掩鼻喝斥:“滚!滚!”项与年锲而不舍,穿过层层封锁,跋涉6天时间到达了苏区。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