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太军演:解放军士兵受伤不下火线 获美军称赞

发布时间:2015-04-25 23:49:46
环太军演:解放军士兵受伤不下火线 获美军称赞

环太军演参演军官:我们对自己更加有信心

资料图: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军演的3艘军舰

历经87个日夜,航行19271海里,参加“环太平洋—2014”军演并执行访问任务的海口舰、岳阳舰和千岛湖舰,9月3日驶回了三亚某军港。首次参加“环太”军演,中国海军经历了什么,又有哪些收获?征尘未洗,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海口舰舰长晏鹏与岳阳舰舰长崔永刚,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讲述参加“环太”军演的经历。

“指挥国产最新型护卫舰参演,感到非常荣耀”

记者:作为参演的海军军官,你们怎么看待“环太平洋—2014”军演?

晏鹏:从军事角度而言,“环太”军演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多边海上联合演习,也是各国海军同台竞技的大舞台。在各种演习项目中,各国海军面临着装备性能和官兵技战术水平的检验和比拼。比如,在登临检查时,小艇的操纵性能、搭载能力和人员操纵水平以及登临分队的个人装备、战术动作等,都从不同层面反映了一国海军的装备发展和人员训练水平。

另一方面,“环太”军演又是各国海军深化友谊的聚会。在各种交流活动中,来自各个参演国的海军官兵们,也会怀着对海洋和海军的共同热爱,共叙海上生活的苦与乐。

崔永刚:“环太”军演有22个国家海军参加,历时近40天,先后完成战术机动、海上搜救等7个项目15项内容的联合演练。作为岳阳舰舰长,能指挥国产最新型的护卫舰越洋参演,我感到非常荣耀。同时,这也是我们近距离了解外国海军的重要机会。

“中国海军非常专业”

记者:在这次军演中,我们中国海军的表现如何?

崔永刚:在一次项目演练中,我方参演编队所在的175特混编队,5次组织对漂浮靶进行射击。参演舰艇一字排开,依次射击。各舰发射的每一发炮弹,大家都看在眼里。成绩好坏,一目了然。主炮射击比赛中,来自中国、美国、韩国、加拿大、新加坡、挪威等国的20艘主战舰艇轮流射击。虽然并没有直接对比射击效果,但其中的竞技性和对各国舰艇战斗力的检验却是不言而喻的。

每艘舰艇的射击时间为半小时。海口舰在美国海军“皇家港”号巡洋舰之后第二个射击,岳阳舰则是第三个射击。海口舰、岳阳舰是第一次参加类似比赛,但都较好地发挥装备性能,完成了比赛,受到了特混编队指挥官的好评。

晏鹏:在演习总结会上,美国海军“皇家港”号舰长埃里克·维勒曼上校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与中国海军共同训练。中国海军非常专业,在各种演习科目中反应迅速、准确。就我目前观察而言,中国海军是非常专业的海军。”

这样的评价从一名在美国海军服役26年,参加过多次战争,历任巡洋舰副舰长、驱逐舰舰长的高级军官口中说出,让我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对自己更加有信心”

记者:除了演练本身,本次“环太”军演哪些地方让你印象深刻?

晏鹏:这次军演过程中,主办方的快捷高效令人印象深刻。比如演习总结会,有37位代表发言,其间还穿插互赠纪念品等活动,但仅用时3小时。此外,还能感受到欧美传统海军强国对于法规制度、标准作业程序的不断完善和严格执行。

参演过程中,美军的爱国教育和历史教育也让我感触颇深。美国在夏威夷建设有二战纪念馆,并在各种节假日为阵亡的战士举行悼念仪式,时刻提醒人们不忘二战历史。

崔永刚:这次任务过程中,有两位舰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位挪威舰长在招待会上风趣地说,“我和海军结了婚”。从他的话语中,我感受到了外军同行们对海军事业的热爱以及那种以舰为家、与海作伴的情怀;第二位舰长则对我说,“舰艇的荣耀就是舰长的荣耀,舰艇的失误也是舰长的耻辱”。这应该是每个海军舰长的共识。

这次“环太”军演,让我们对自己更加有信心。比如,在观摩法、美等国训练后,我们能够很快地按照国际通用的标准与其他部队统一、协同起来,并在后续的训练中得到其他参训海军的一致好评。这反映了我们平时的训练水平。

亲历

海口舰军官黄武超——

我有一个“舰长梦”

海上演习期间,我作为海口舰临检拿捕小组组员兼翻译参加了所有的临检拿捕演练。

停靠珍珠港期间,我碰见了美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弗洛伊德将军。他问我将来的职业规划是什么?我想了想,回答说:“我的下一个目标是作为舰长指挥军舰再次参加‘环太’军演。”

弗洛伊德将军很赞赏我的回答,他说,“你一定会实现这个理想的。”后来在一次招待会上,弗洛伊德将军再次和我提起这个话题,他说:“年轻的上尉,祝你早日实现自己的理想。”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舰长的水手也经受不了风浪的历练。

一次,我方舰艇与美国海军“皇家港”号巡洋舰配合,进行临检拿捕演练。在顺利完成登临检查后,我们照常爬软梯返回我方小艇。就在我的脚即将踩上艇舷时,一股暗涌突然将小艇甩向舰尾。我的右腿不慎被小艇和“皇家港”号巡洋舰夹在了中间。那一瞬间,我顿时感到右腿剧烈疼痛,脑袋也有点“发蒙”。

此时,天色渐暗,连海面的波浪也渐渐看不清了,如果小艇再不及时返回母舰的话,整个登临小组将会面临很大的危险。我在心里说:“绝不能给中国海军丢人”,强忍着疼痛坚持爬下软梯返回小艇。随后,全体临检拿捕小组安全返回母舰。

这一幕恰好被美国海军的一位联络官看到了。在后来的一次观摩活动中,他来到海口舰,主动找到我,将一顶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棒球帽送给我。他说:“你那天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

特战队员孙宁——

突击在波峰浪谷

作为特战队员,我和我的战友们有幸参与了“环太平洋—2014”军演。这次宝贵的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同时也让我和我的战友们受益匪浅,启示良多。

交叉登舰、临检拿捕、小艇突击、反海盗演习……波峰浪谷中,中外特战队员有的乘直升机从天而降,有的顺软梯鱼跃而上;时而驾小艇穿行于海浪,时而破舱门夺身而出。在高频率、高强度、高难度的特种行动演练中,外军同行的战术技巧经常让我们眼前一亮,而我们特战队员的战术素养也频频受到外军同行们的赞赏和叫好。

记得在7月30日上午,我们4名特战队员在杨博队长的带领下,乘小艇登临墨西哥“革命”号巡逻舰进行临检拿捕训练。那天,海况不好,涌浪较大。在特战分队前往目标舰的途中,小艇像孤叶一样在浪涛间上下起伏,我们必须紧紧抓住固定绳、倚住艇舷,才能保持平衡。

在完成任务准备离舰撤回时,海况变得更糟了。队长勘察了一下海况,当时涌浪起伏约有2米,小艇无法靠帮舰舷,而从甲板到小艇还有约1.5米的高差,人员若顺引水梯爬下极易被小艇和舰舷挤伤。任务必须按照时间节点完成,情况不容迟疑。

军人的荣誉历来都是靠勇敢和无畏得来的。面对这种情况,杨博队长果断做出选择,当即下达命令撤掉引水梯,他自己第一个站上甲板边缘,待小艇随涌浪向上运动时直接飞身跳入小艇。随后,特战队员依次按此法跳入小艇,全部安全撤回。我注意到,现场的墨西哥舰员眼神中流露出了钦佩的目光。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面对这种危险的情况,特战队员之所以勇于冒险,是与平日扎实过硬的训练分不开的。在日常训练中,我们时常遇到特殊情况,有时甚至比这更加困难。正是有了训练的底子,在面对突发情况时,我们才可以从容应对。

舰载直升机飞行员杨磊——

“战鹰”着舰 展示训练水平

舰载直升机灵活机动、反应迅速,能够随航母、驱护舰、登陆舰等多种舰艇,执行反潜反舰、搜索救援、预警侦察、中继制导、火力支援、运输补给等多种任务。

在“环太平洋—2014”军演期间,我方舰载直升机先后有40多架次在美军“皇家港”“加里”“维西”,法军“牧月”等舰艇进行着舰训练和搜救演练,并承担保障海上编队指挥官、高访团、多国记者往返舰艇的交通任务。特别是在突击、互降、运输等多个科目演练中,舰载直升机扮演了重要角色,外方多次协调申请进行互降、人员运输等任务,对我方舰载直升机使用十分关注。

7月18日,海口舰直升机按计划将在美海军“皇家港”号进行着舰训练。正午,阳光洒满东太平洋,海口舰直升机地勤组开始紧张地忙碌——直升机出库、旋翼展开、通电检查……虽然已经驾驶“战鹰”无数次升空,但这次要降落的是“皇家港”号巡洋舰,飞行甲板比海口舰要长、距海平面要高,舰尾涡流也不一样,我们一点也不敢大意。14时30分,海口舰发布“直升机起降部署”,风向、航速当宜,我果断下达起飞命令。

迎着太平洋的海风,海口舰直升机腾空而起,向美方舰艇飞去,空中与“皇家港”号沟通联系。美海军“皇家港”号针对中方直升机着舰条件调整舰向、舰速,美舰塔台引导员通报舰向、舰速,以及合成风,均在中方直升机飞行包线范围之内。海口舰直升机建立着舰航线,五边对正下滑,美方甲板引导员徐徐摆动手势、指挥引导,海口舰直升机下划线均匀、平稳,抵达飞行甲板上方悬停、进入,一气呵成,第一架次稳稳落在“皇家港”号上,展示了娴熟的着舰技术。

尽管我方此次任务完成十分顺利,但在同美国海军同行的交流中,我渐渐了解到,美军装备系列化、通用性较强,各型舰艇之间可以相互保障舰载直升机的起降,乃至交叉驻舰,这是舰载直升机发展的方向。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