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塌方影响居民旅馆过年-“挖洞代表”啥时赔偿

发布时间:2015-04-21 13:26:49
受塌方影响居民旅馆过年:“挖洞代表”啥时赔偿 挖坑大街人大代表露面 play 挖坑大街人大代表露面 人大代表挖塌北京大街 play 人大代表挖塌北京大街 向前 向后

  马年去,羊年来。马年里发生了许多人们都关注的事儿,由此也出现了一些特殊的人物群体。如今,他们过得还好吗?

  春节假期,记者通过实地回访,展现他们的生活现状,争取让每个新闻都有个“结尾”。

  回访人物

  德内大街89号院付生元一家

  回访理由

  2015年1月24日,德内大街93号院发生塌方,其北侧89号院内的民宅被殃及,居民被迫搬到外面暂住。

  1月27日,北京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确认,93号院业主为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宝俊。他在没有地下室规划、审批和施工手续的情况下,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层地下室,最终导致塌方。

  2月17日,西城区检察院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对李宝俊批准逮捕。

  如今一个月过去了,记者在除夕当天对其中一户付先生家做了回访,看看他们是怎么过年的。

  矮柜拼成的“餐桌”上,摆着一碗西红柿炒鸡蛋、一袋烧饼和一盘亲戚送来的带鱼,这就是德内大街89号院居民付先生一家的年夜饭。

  一个月前,隔壁的93号院因私挖地下室塌方,付先生家也受到殃及。全家人被迫拿着救助款搬到旅馆暂住,除夕也是在8平米的客房内度过的。

  探访 受损民宅未修复居民旅馆中过年

  大年三十下午,记者在德内大街93号院塌方处看到,现场仍立着围挡,89号院的一部分也被遮挡起来。

  53岁的付先生,原本和大弟弟、六姨、六姨夫住在89号院的一间平房内。房子受损后,他们搬到附近一家旅馆暂住。记者前去探访时,付先生刚从医院回来,和六姨夫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看着电视发呆。

  身患肝硬化、胆结石等疾病的他,几天前住进医院。“除夕一人儿太寂寞,我就拔了(输液)针头回来了。”付先生叹了口气,看着狭小的房间念叨了一句“这儿怎么比得了家啊!”

  记者看到,8平米的客房内没地方做饭,付先生的六姨只能在走廊的厨房内因陋就简。没多久,老人端回来一碗西红柿炒鸡蛋,放在两个矮柜拼成的“餐桌”上。再加上一盘亲戚送来的带鱼和一袋外面买的烧饼,就算是一家人的年夜饭了。

  望着“桌”上寥寥的几道菜,三个人的眼泪扑簌而下。付先生哽咽着说,小弟弟一家也住在89号院,塌方后搬到了西三旗。往年除夕一大家子人要包饺子,“今年都七零八落聚不到一起了。”

  讲述 为省钱自己开伙盼早日拿到赔偿

  情绪平复后,付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收到街道办分两次给的6000元救助款,下一笔钱会在3月2号发放。此外,街道办还送来了600元过节费。

  但付先生家是特困户,拿到这些钱仍入不敷出。他尤其为找房子住发愁,“最便宜的快捷酒店也要158元/天,住一个月就得小5000块,剩下的钱还不够看病吃饭的。”为此,他们选择了这家一天只要50元的旅馆。

  “开始我们在外面吃,但太贵了。”付先生说,后来家人买了餐具自己做饭。一个月前塌方时,付先生跑得太急没拿换洗衣服,“在外面这么长时间都穿这一身儿”。过年前,他咬着牙买了件新棉袄和一套保暖内衣。

  如今,付先生有空就去89号院转转,每当看到自家受损的房屋,心里就“揪着疼”。街道办告诉他,要等93号院的业主李宝俊给个说法,再开始修房子。

  谈到这儿,付先生有些气愤地说:“别提那李宝俊了,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他听街道办说,李宝俊聘请了两个律师,在北京设点解决赔偿问题,“但我们一直没找到这俩律师。”

  前几天,付先生在电视上看到了李宝俊卧床接受采访的画面,“他说会赔偿我们的损失,真不知道这话啥时候能兑现。”听到李宝俊被批准逮捕的消息,付先生也没有感到安慰,反而更加焦虑。“现在想找他都不可能了。”他担忧的还是赔偿问题。

  心里委屈的付先生说,自己做人老老实实、谨小慎微,却偏偏摊上这么个邻居,“害得我过年无家可归”。他说过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点儿回到熟悉温暖的家。

  文/记者童思九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